在线客服系统
服务热线:400-9909-063 服务时间:9:00-18:00 钱优客交流2群 QQ理财资讯
关注手机端
微信扫码关注
用手机也能投资
帮助中心 登录 注册
您的位置: 首页 >资讯 >理财资讯 >湖北消费金融大面积暂停贷款业务 行业“固疾”犹在

湖北消费金融大面积暂停贷款业务 行业“固疾”犹在

2019-06-06 09:11:49

6月3日,知情人士向新流财经透露,湖北消费金融的信贷款业务目前已暂停放款,除自营业务外,暂停的还包括湖北消金与闪银等机构合作的部分助贷业务,此次暂停时间暂定为三周。
同日,这一说法被多位接近湖北消金的业内人士证实,湖北消金官方客服表示,目前湖北消费金融的“嗨贷”、“嗨花”业务暂时都无法申请,需要等待,但目前对外并无明确业务恢复时间。
新流财经联系湖北消费金融方面了解业务暂停的具体原因和情况,截至发稿前对方暂无回复。
对于此次湖北消金业务暂停的原因,湖北消金对合作机构和借款用户均无明确官方解释。业内人士分析,由于此前湖北消金的贷款余额已经有一定存量基础,此次大面积暂停业务,很可能意在尽快压降余额体量,以便向相关部门请示新一轮增资事宜。
据了解,湖北消费金融股份有限公司于2015年04月开业,属于第二批开业的持牌消费金融公司,最初注册资本3亿元,经一轮增资后注册资本为5亿元。
湖北消金官网显示,其股东分别为:湖北银行股份有限公司、TCL集团(3.200, -0.02, -0.62%)股份有限公司、万得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宇信科技(29.280, -1.08, -3.56%)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武汉商联(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武汉武商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根据宇信年报显示,湖北消费金融2018年营业收入为8.22亿元,净利润为1.03亿元。而在2017年,湖北消费金融营业年收入为2.5亿元、净利润仅为290.34元。
新流财经获得的一份材料显示,2019年1月底,湖北消金贷款余额为76.4亿元,同比去年增长2568%。
湖北消费金融的主要贷款产品为“嗨贷”,是包含月供贷、保单贷、基金贷、薪金贷、护照贷在内的典型大额信贷产品,最长期限36个月,最高金额20万元。另一款产品“嗨花”则为小额循环的线上贷款。
跟其他大部分开展大额信贷业务的消费金融公司一样,湖北消金在线下展业主要依靠渠道商获客,在武汉、深圳、北京、成都、上海、西安等地设有线下区域中心,获客模式上最接近中银消费金融。
也有观点认为,湖北消金此举可能与内部主动的业务调整和人事结构变动有关。不论如何,可以预见的是,未来一段时间内,若湖北消金业务不能尽快恢复,势必会对其放款量、营收、风险指标等各方面产生明显的影响。
从渠道商与消金机构合作关系的管理和稳定性来说,经营情况稳定的贷款产品更容易获得稳定的渠道方青睐,有利于保持市场竞争力和合作机构的信心。
从过往中银消金、华融消金等线下大额信贷的持牌系老玩家大量收缩业务的案例中也可以看出,湖北消金案例的背后,显示出大额信贷市场今年的境况绝不轻松。
一位持牌消金公司的资深市场人员陈露透露,尽管2017年底开始,监管层对金融机构合作的贷款中介乱收费问题提出了一系列要求,但发展至今,线下贷款中介市场的乱收费、一头多贷等情况的管理,仍然没有得到实质性进展。
在中介收费问题上,行业尚无良好的管理机制或透明的价格体系来解决问题。“借款人是弱势的一方,就算金融机构直接跟客户核实中介是否收费,客户也会按照中介教的话术去否认。”他解释,因此,几乎所有金融机构都无法真正实现前端中介乱收费的管理。
“如果完全限制贷款中介收费,那中介一定收费,如果放开收费,反倒有可能像房地产中介行业一样实现价格透明化,因为市场机制会让贷款中介服务费变得合理。”陈露认为,对金融机构来说,中介的存在是客观的,由于金融机构依靠自身获客的难度和成本太高,有专业的中介机构帮助获客,金融机构只需要付出少量人力成本和一部分信息费用,其实是合理的市场现象。
大额信贷市场的多头借贷问题,也正在给越来越多从事大额信贷业务的金融机构造成压力。虽然大额信贷的借款周期长达三年,但跑马圈地时期的隐患,终会随着时间流逝逐渐暴露。
“我们只知道借款人进来的时候不是多头借贷用户,但从我们这出去的时候,就不知道是不是了。”另一位从业者提到多头借贷的痛点时表示,由于央行征信无法实时查询,而中介因业务便利熟知各家金融机构的征信查询和上报时间,所以目前行业仍给中介人员操作多头借贷保留了太多空间。
此外,还有很多从事大额信贷业务的消金公司处于“懂中介渠道管理的人没有话语权,有话语权的不懂中介渠道管理”的状况中。一个以渠道模式为核心的金融机构,对合作渠道的维护和管理,往往也会对信贷业务发展也有致命的影响。
“这个产业链的利益链条太庞大了,就算知道有问题存在,我们也不能去动所有人的蛋糕。”陈露坦言,由于监管政策不断收紧,但又不符合信贷市场实际发展需求,加上行业竞争日益激烈,矛盾之下,新增量往下走,不良率往上走,有些持牌消金机构已是艰难求生,今年整个行业陷入“哀鸿一片”。
贷款中介行业的有序、健康运转无异于一场漫长的长征,《消费金融公司试点管理办法》已经正式诞生十年了,贷款中介市场的混乱秩序却仍然是个未解之谜。
而中介机构、金融机构、监管政策、征信体系,无一不是这场长征路上的关键堡垒。
十年之前,大概当初满腔热血投身于普惠金融事业的从业者都没想到:普惠二字,有时候竟如此艰难。


行业爆料